2011年6月8日 星期三

悲劇的荷蘭皇家航空宣傳廣告

這是一則荷蘭皇家航空在1977年時,刊登在當年1月號國家地理雜誌的廣告,這本國家地理雜誌小弟珍藏已久,可是卻不小心才發現,原來裡頭居然有這則廣告!也許看倌只覺得這就是一則航空公司的廣告,似乎沒甚麼感覺,但這則廣告,其實是一個悲劇!
因為在這則廣告刊登之後的兩個月,一架荷蘭航空的波音747-200B巨無霸客機,就在位於大西洋上的西班牙自治屬地加那利群島的洛司羅迪歐機場,與另一架泛美航空的波音747-100客機相撞,成為人類航空史上最慘重的空難,而這則荷航的廣告中,位於中間最醒目的那位先生,就是空難中荷蘭航空747的機長!加那利群島位於北非摩洛哥外海的大西洋上,整個群島幾乎都是歐美人的度假勝地,也因此每年搭乘客機來到加那利群島的旅客相當多,為了搭載更多的旅客,所以各家航空公司多以大型客機飛航。

1977年3月27日下午一點多,加那利群島的首府大加那利島拉斯帕馬斯的機場,遭到恐怖攻擊,也因此拉斯帕馬斯國際機場宣布關閉,此舉造成起降航班大亂,許多即將飛抵加那利群島的客機都被導引至該群島的其他機場降落,待拉斯帕馬斯國際機場開放之後,再飛回主島降落。就在此時,一架荷蘭皇家航空KL4805號班機,編號PH-BUF的波音747-200B巨無霸客機,搭載234名旅客及14名機組員,由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起飛,前往拉斯帕馬斯國際機場。這架暱稱為來茵號的巨無霸客機,由荷蘭皇家航空的王牌教官雅各‧維德夫讚‧范‧讚頓(Jacob Veldhuyzen van Zanten)所駕駛,這位范‧讚頓就是荷蘭航空的宣傳廣告中的那位機長先生了。

這架荷航客機因為主島的機場關閉,而轉往群島中的特內里費島上的洛司羅迪歐機場降落,而同時間另一架泛美航空PA1736號班機,編號N736PA的波音747-100型巨無霸客機,自洛杉磯國際機場起飛後,中停甘迺迪國際機場,搭載380名旅客及16名機組員,同樣被導引至洛司羅迪歐機場降落。這兩架巨無霸客機就這樣與其他數十架客機,被塞在腹地並不大的洛司羅迪歐機場,直到當天下午四點,拉斯帕馬斯國際機場宣布重新開放,也因此轉降洛司羅迪歐機場的各班機機組員也開始準備再次起飛,返回拉斯帕馬斯機場。

然而洛司羅迪歐機場因為地形的關係,所以經常出現午後大霧,此時這座機場也漸漸的被大霧所籠罩,就在能見度變差之前,許多班機想利用這段空檔趕緊起飛,然而荷航4805號班機卻因為在等待的空檔,馮‧讚頓機長為了不讓機組人員的工作時間超時,為了節省時間,所以下令進行加油,讓飛機抵達拉斯帕馬斯機場之後,無須再行加油而可直接返回荷蘭。

只是就在加油的期間,拉斯帕馬斯機場就宣布開放了,然而起飛第一順位的泛美1736號班機,滑行道卻因此被荷航班機所阻擋,無法在第一時間起飛。無奈之餘只得等待荷航班機加完油並且完成旅客重新登機手續後,由荷航4805號班機為第一順位進行滑行起飛,而泛美1736號班機則跟隨荷航班機為第二順位起飛。就在這兩架巨無霸客機開始滑行時,機場的大霧更濃,不但塔台看不到兩架巨無霸客機,就連這兩架客機本身也無法彼此看到,而機場本身也沒有平面搜索設備,只能用無線電進行通聯。

就在荷航4805號班機抵達跑道頭時,泛美航空也正在跑道上滑行,正在尋找離開主跑道的出口,然而荷航班機抵達跑道頭時,機長便開始推動節流閥提升推力,準備要起飛,而一連串的無線電失誤與機長沒有確認塔台指令,這架搭載著248位乘客與機組員的747客機,就開始在跑道上加速。而位於跑道上滑行的泛美航空747客機,機組員正在努力的尋找滑行道出口,這個時候泛美的副機長看到了荷航班機的起落燈,只是起落燈不但晃動而且越來越近,泛美的飛行員驚覺荷蘭航空的747正朝向他們奔馳而來,雖然泛美航空的機長緊急的將飛機往旁邊移動,只是為時已晚,而荷蘭航空的飛行員也看到了泛美航空的存在,因此便將機頭拉起,想要提前起飛而避過這架泛美航空的客機,不過因為荷蘭航空的747客機在先前已經加滿油,飛機載重增加的情況下,無法立即爬升,就這樣這架荷蘭航空的747客機就直接撞上了泛美航空747客機的中上部。

撞擊之後滿載油料的荷航班機墜毀在150公尺外的跑道上,並且立即爆炸起火,而泛美航空班機也是在第一時間便爆炸,現場一片愁雲慘霧,最後兩架巨無霸客機共644位乘客與機組員,共有583人罹難,僅有泛美航空的61位旅客和機組員順利生還,這次的空難事故,成為人類航空史上最慘重的空難(不包含地面上人員)。前陣子因為工作需要,翻尋一些蒐藏的資料,不小心找到了這則經典的廣告,看了這則廣告,內心還真的是相當的沉重啊!
降落在台灣桃園國際機場的荷蘭皇家航空波音747-400型客機


廣告取材自1977年1月號國家地理雜誌,照片攝於2009年05月02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