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3日 星期一

令人悲傷的戰跡─人間魚雷回天特攻基地

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由於美軍的強力反攻之下,再加上日本帝國海軍的戰略錯誤,因此節節敗退,控制區域僅剩下由千島群島、樺太(南庫頁島)、日本列島、沖繩列島、台灣、朝鮮以及滿州與中國(當時日本稱為支那)佔領地所構成的所謂的絕對國防圈。但由於日本的海上艦隊與陸海軍航空隊等精銳部隊幾乎消耗殆盡,制空與制海權全被美軍所掌握,天天對日本各地進行大規模轟炸,也因此日本軍方為求突破此一面倒的局面,從神風特攻隊開始,各種莫名其妙的特攻武器紛紛出籠,以求戰果。
昭和12年所興建完成的帝國海軍魚雷試驗發射場,之後改為人間魚雷的訓練基地
大津島的乘場,由德山驛新幹線口前往,徒步約五分鐘即可抵達,而在乘場前還擺了一個人間魚雷回天的全尺寸實體模型
當然啦,這些特攻作戰也的確獲得了預期的效果,光是在沖繩之役短短的兩個月內,美軍就損失了三百多艘的各式艦艇與一萬名美軍的傷亡,這也讓美軍參謀本部不得不重新評估,在登陸日本本土時會造成多大的損失。當然美軍終究未曾登陸本土作戰,台灣也因為當年陸軍上將麥克阿瑟的堅持下,優先進攻菲律賓,海軍上將尼米茲則改變原先計畫,將攻擊目標轉為沖繩而逃過一劫(原先美軍的規劃是陸海軍共同登陸台灣,將日本絕對國防圈一分為二)。

事實上,當年日本為了特攻作戰,所研發出來的各式特攻機具還真的是五花八門,除了傳統以各型飛機作為特攻武器之外,像是以人駕駛搭載火箭引擎的櫻花特攻機,美軍一開始虜獲時還嚇了一大跳,但測試之後發現高速飛行時非常難操控,而實際上搭載櫻花特攻機的一式陸攻由於多了櫻花的載重與阻力,因此速度慢到在天空中根本是美軍戰機的靶,因此還沒攻擊就通通被擊落了,當然其戰果也是零,美軍便戲稱櫻花特攻機為傻瓜炸彈;另外還有以人來操控,可以高速前進的小艇,上頭載滿了爆彈,稱之為震洋艇;以運輸機搭載精銳的空降兵,飛到已遭佔領的飛行場,進行基地設施與美軍軍機的破壞,稱之為義烈空挺隊等。
前往大津島的另一艘Ferry,這艘Ferry是可以載運車輛的,但是速度較慢,而我所搭乘的Ferry航速較快

抵達大津島的馬島港了

其實搭乘的人並不多,由於大津島僅有六百位居民左右,所以感覺這條航線相當冷清
甚至於在沖繩之役,連帝國海軍的象徵、聯合艦隊的旗艦大和號,都得進行特攻作戰了。就這樣,所有僅存的各式軍用機具全面出籠,為的就是期望能夠挽回頹勢,阻止美軍進攻日本本土。就軍事上的戰略而言,特攻作戰的確達到了目的,但如此不人性的攻擊方式,以現在的角度來看,其實是相當悲慘與辛酸的。而且當年許多參與特攻作戰的軍人,都是接受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所謂的學生兵,如果當年部分的日本軍人沒有猖狂到去發動這些莫名其妙的戰爭,以這些高知識份子的所學,可以創造出的各式文明,或許日本的成就將不僅止於現在而已。

時隔60餘年的今天,仍有許多當年特攻作戰的遺跡存留下來,告訴人們的是那一段荒謬的歷史與悲慘的過去,就像是位於山口縣周南市的大津島,遺留下來的就是今天要介紹的『人間魚雷回天特別攻擊基地』。人間魚雷回天算是一種單人操控的小型潛艇,並且以九三式魚雷來設計,全長約15公尺,前端搭載1500公斤左右的炸藥。回天之名來自於二戰末期當局期待藉由上天的幫助而逆轉戰局,因此取名為回天,最初是由帝國海軍的黑木博司大尉與仁科關夫中尉所構想,並在1944年開始進行研發與測試,而當年開發與測試的地點,就選定在原先進行海軍魚雷開發的大津島,也因此將原先的魚雷發射試驗場進行改造之後,便作為回天的訓練與測試基地。
歡迎來到回天島

在碼頭的對面有一個新造的觀音像,是終戰後生存下來的回天特攻隊員與戰沒者遺族共同出資設立的,供人憑弔這些戰死的回天特攻隊員
至於回天的操縱員則是由海軍兵學校、海軍機關學校的學校中,進行自願者的徵求,結果共有1375人自願加入,其中有145人陣亡(包含與回天相關者)。其實回天運作形式很簡單,由搭載回天的母潛艇內發射回天後,操縱員將回天進行操控,朝目標敵艦前進,將敵艦撞毀即達成目的。即便如此,回天的操縱員訓練其實是相當艱苦的,而且只能待在大津島上,訓練與出擊全都由大津島出發,直到終戰,日本共生產了四百多枚的回天,不過真正出擊的僅有一百多枚。
由周防灘側的堤防望向人間魚雷回天的訓練場

回天的訓練場是由原本的海軍魚雷發射試驗場所修改而來的,結構相當的特殊

前往回天訓練場的隧道口,外頭現在種滿了美麗的天堂鳥

前往回天訓練場的隧道內,已有70年的歷史了,走進隧道內的感覺真的是五味雜陳

回首望著入口,陽光灑進隧道內,當年的特攻隊員望見此景,不知是何感想?

隧道的後段較寬,地面上原本有輸送用的軌道,不過目前早已拆除

隧道內還有一些回天相關的舊照片展示,並且有自動播放系統解說回天的歷史

即將抵達隧道的出口,當年的特攻隊員走到這裡,意味著準備要進入回天進行操控訓練
目前大津島上仍有部分的回天基地遺跡,從德山搭乘Ferry,大約20分鐘左右即可抵達大津島的馬島港,而回天的訓練場以及回天紀念館約徒步五到十分鐘內即可抵達,不過原本的回天工廠與兵員宿舍等目前則幾乎消失殆盡,殘留的空地目前成了大津島中小學校了。特攻作戰是個悲劇,然而人類的歷史似乎並沒有從此得到教訓,相較於當年的特攻作戰僅是針對敵軍,而現在的恐怖攻擊卻是針對一般的平民百姓,人類的文明究竟何時才能學乖呢?
回天訓練場的主建築,結構已有部分的毀損,但仍可看得出當年的規模

魚雷發射槽的現況,底下的海水透出詭異的藍色光芒

回天訓練場內一景,由於內部結構比較危險,因此為了遊客的安全,目前禁止進入,並且全用鐵絲網圍起來

訓練場發射台正面一景

在隧道的出口旁,目前設置了一個魚雷發射場跡紀念碑,讓人不勝唏噓

折返回到隧道入口旁,朝山路向上走,即可來到回天紀念館,館前的步道兩側刻有戰沒者姓名及出身地,以供憑弔

回天紀念碑

放置在紀念館前的人間魚雷回天全尺寸實體模型,可以看到回天的中間具備有小型的潛望鏡,以供操控員瞄準目標之用

紀念館內有回天烈士的遺影,這些年輕的臉龐,因為主事者的愚昧,而必須犧牲自己的生命,對於國家與家屬都是一大損失

回天紀念館內共有一千多件回天烈士的遺物,當天顧大門的歐吉桑十分和藹可親,跟這位歐吉桑聊了一下,原來他是新竹中學校(現在的新竹高中)出身的,在台灣住過一段時間,彼此聊的很開心,也是他告訴我德山的兒玉神社內有李前總統登輝先生寄贈的紀念碑

現在的周南市立大津島中小學校的操場,當年這裡是回天的製造工廠與官兵宿舍

回天特攻基地的變電所建築遺跡,目前學校當作倉庫使用

這個石階當年被稱之為『地獄の石段』,回天特攻隊員的體能訓練時,常常拿這個石階來上下跑,因此獲得了這個封號

回天特攻基地的點火試驗場,現在同樣被校方拿來當作倉庫使用

回天特攻基地的危險物儲藏庫,目前似乎已遭廢棄

當年回天特攻基地也有一個飛行科,事實上許多回天特攻隊員是由飛行科轉來的,目前飛行科僅存這對大門石柱,雖然手邊在當地拿到的解說資料上說還有一個飛行科控所老舊木造建築仍在,不過當天到地圖標示處附近找了很久,卻什麼都沒發現,我擔心這個飛行科控所大概已經消失了吧(倒是在旁邊發現了一個遺跡,不知道是否就是飛行科控所)

大津島馬島港旁邊的聚落,大中午的卻沒有半個人,可能大家都在睡午覺吧

大津島的貓咪還不少,不過天氣炎熱,所以貓咪都躲在陰涼處躲太陽

位於大津島刈尾港旁,該島唯一的一個警察派出所

準備返回德山,大津島BYEBYE!願回天烈士們永遠安息
2008年07月25日攝於山口縣周南市大津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