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5日 星期日

台北圓山臨濟護國禪寺今昔

1895年,台灣成為大日本帝國的新國土,多少人懷著夢想,來到這塊美麗的土地上,就連宗教也不例外,當時台灣總督府為了統治方便,因此一方面允許台灣人享有原本的宗教自由,另一方面也推動國家神道教與日本佛教來台發展,因此日本佛教八宗(臨濟宗、曹洞宗、淨土宗、真宗、日蓮宗、法華宗、真言宗、天台宗)全都來台創立在台分支機構與廟宇,至於原本就深植本土的臨濟宗與曹洞宗,更是大量的招收本地的信徒,讓具有濃濃日本味的日本佛教在台蓬勃發展,而台灣也出現越來越多的日式佛寺了。
重修之後的臨濟護國禪寺,不但山門恢復原狀,鎮南山臨濟護國禪寺的寺名碑也重新立在山門一旁
不過戰後隨著日本的僧侶紛紛的遣返回日本,國共內戰之後,大量的中國佛教僧侶隨著國民黨政府來台,再加上年代久遠,所以過去日本佛教獨特的仿唐式建築也慢慢的消失了,而位於酒泉街與玉門街口,圓山捷運站旁的鎮南山臨濟護國禪寺,就是目前台北市內少數僅存的日式佛寺之一。1898年,台灣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邀請大阪府堺市龍興山南宗寺高僧、臨濟宗大學學長梅山玄秀(1858年-1920年)來台弘法,一開始玄秀大師一行人暫住士林古剎劍潭寺佈教,1900年兒玉總督為了讓玄秀大師順利弘法,因此便協助取得板橋林家在圓山旁所捐贈的土地,興建了圓山精舍。

之後由於弘法有成,信眾逐漸增多,所以圓山精舍便擴大規模,改建為「鎮南山臨濟護國禪寺」,臨濟護國禪寺的規模相當宏偉,由阿部權藏設計,包括本堂(大雄寶殿)、豐川閣、庫裡(華藏殿)、山門(鐘樓門)等大型木造建築,以及其他的附屬設施與建築,甚至於還有從四國八十八靈場所迎來台灣的部分石佛,也供奉在此。當時整個寺院的工程,是由台北的高石組負責興建,整個工程在1911年完工,1912年6月21日舉行本堂佛像的安座大典,從此臨濟護國禪寺也成了臨濟宗在北台灣最重要的弘法道場。
由臨濟護國禪寺望向淡水捷運圓山站,當時的捷運圓山站仍然在興建中
現在捷運早已通車十多年了,而臨濟護國禪寺也幸運的恢復了原本的樣貌

臨濟護國禪寺山門外頭,正好是眷村,而山門也被塗上了紅色與黃色的油漆

2008年的臨濟護國禪寺山門,已經恢復外觀,外頭的眷村也早已拆除,成了圓山一號公園的一部分

由寺內望向山門的另一個角度,旁邊是聯勤的倉庫

2008年時同一角度的山門,可以看到原本被當成儲存空間的山門基座,現在恢復原本出入口的外觀了
臨濟護國禪寺原本的格局是坐北朝南,然而1984年因為玉門街的道路興建工程,寺方只得將本堂與庫裡大轉向,由原本的面南向西轉了九十度,成了現在坐東朝西的格局,並且在玉門街上開了一個新的大門。而當時的大轉向,也間接的破壞了本堂與庫裡的木造結構,尤其是庫裡整個毀損,不得已只得重新興建一棟RC構造的華藏殿,不過本堂則持續的使用,也幸運的保存下來,並且在1998年列為古蹟。事實上,臨濟護國禪寺的大雄寶殿建築相當精美,可以說是日本佛寺建築傳承千年餘之後的成熟之作,整個建築均採用台灣產的檜木,且為重檐歇山式(日本稱之為入母屋造)的建築式樣。
1992年時的臨濟護國禪寺,當時的本堂被漆上了紅色與黃色的顏料

2008年修復後的本堂,整個恢復了原本的原木色,相當精美與樸實

眼尖的人應該也發現當時本堂前還有雨棚,現在則全都拆掉了,而當時本堂周圍的石欄杆也被漆上了黃色
1992年時的山門,當時臨濟護國禪寺外,正好是美軍眷村、聯勤招待所與聯勤倉庫,以及聯勤的眷村,由這個角度正好可以看到聯勤倉庫
不過由於大雄寶殿本體年久失修,主結構在1984年的大轉向時曾遭到破壞,因此從2002年開始,便進行了古蹟維修計畫,2005年01月20日正式動工,除了進行本堂與山門的主結構維修之外,也將整個外表重新整修,因此採用全建築解體重修的方式,欲讓僅存的這兩棟珍貴的木造建築,恢復成日本時代的原貌。整個工程耗資近九千萬台幣,所有的木頭用料全部使用台灣檜木,甚至於還向日本京都的竹村瓦商會訂製了黑瓦三千片,可見其整修工程的嚴謹,而為了恢復原貌,施工單位也請來資深工匠,將原本塗在外觀與樑柱上的紅漆,以藥水清除,恢復原本的原木色。2008年08月27日,耗時三年多的臨濟護國禪寺古蹟修護工程正式完工,現在的人們也終能一窺臨濟護國禪寺美麗的日本佛寺建築。
1992年時本堂的正脊與部分的垂脊的狀況,坦白說當時保存的狀態不是很好,不過正脊鬼瓦的部分保存相當的完整

修復之後的正脊鬼瓦,燒製的技術與工法相當精美

1992年時本堂的角脊與角脊端的鬼瓦

現在的角脊鬼瓦

1992年臨濟護國禪寺山門的景象

1992年臨濟護國禪寺本堂的景象

臨濟護國禪寺的山門屋頂正脊,鬼瓦的部分刻有兒玉源太郎的家紋,這是因為當年臨濟護國禪寺的興建,兒玉總督出了相當大的力有關,1906年時,梅山玄秀大師與兒玉總督決定將圓山精舍改建為規模更大的臨濟護國禪寺,然而卻在同一年的七月,兒玉總督因病過世,玄秀大師為了完成兒玉總督的遺願,因而組織福田會,向社會各界募款,禪寺興建完成之後,山門上的屋脊鬼瓦,也全都加上了兒玉家的二文字三星家紋,以紀念兒玉源太郎總督的付出
1992年,我曾經來到臨濟護國禪寺,拍下它戰後的面貌,當時台北市內僅存的數座日本建築樣式的佛寺,曹洞宗台北別院本堂與善導寺大雄寶殿都面臨了即將拆除的命運,而臨濟護國禪寺的命運未卜,所以自己花了一些時間,以相機紀錄下了這幾棟美麗宗教建築,當時的模樣。十七年過去了,曹洞宗別院僅剩鐘樓留下,善導寺的大雄寶殿拆除殆盡,臨濟護國禪寺有幸能夠保留,我想這也是不幸中的大幸吧!就將當年我所拍攝的紀錄影像,與恢復原貌的臨濟護國禪寺,相互對照,見證這座佛寺週遭的變化,以及台灣人在文化保存觀念的提升,也希望未來會有更多的文化資產,能夠保存下來!
位於華藏殿後方的地藏王菩薩,1992年時的樣貌,整個具有濃濃的日本風味

2008年時的地藏王菩薩,並沒有太大的改變,不過週邊則多了一些不鏽鋼的欄杆

位於山門外的石碑,不知道石碑上的碑文本來就是這樣呢?

位於華藏殿後方的另一座石碑

懸掛在本堂側的大鐘

現在的臨濟護國禪寺,雖然整修之後略感樸實,然令人感覺更加莊嚴與幽靜

本堂週邊的石造欄杆,黃色油漆已經全部清除,露出原本的樣式,上頭還刻有捐贈者的所屬地與單位、捐贈者姓名等
1992年及2008年12月21日攝於台北市圓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