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5日 星期三

「賽德克‧巴萊」上下集觀後之我見(一)

還記得三年前,看了魏德聖導演的「海角七號」之後,因內心中有些感觸,所以寫了篇海角七號觀後之我見,寫了些自己看了那部電影的一些感想,以及對於電影考證的看法。而這次魏德聖終於集資拍了他內心期盼已久的史詩電影「賽德克‧巴萊」,而且還剪輯成為上集太陽旗與下集彩虹橋,這部耗資七億拍攝的電影,不但有宏大的場面,還有台日雙方演員們精彩的演出,堪稱是國片當中最讓人驚嘆的一部電影,也因此,在看完上集之後,曾經在部落格寫過一篇「賽德克‧巴萊」之觀後感,點出了部分問題所在。而昨天看完下集之後,個人得以從這長達近五的小時的電影中,一窺這部電影的面貌,只是這部史詩鉅作,在整個看完之後,必須嚴肅的說,可以體會與了解魏德聖導演的用心,但還是有很多觀點必須要提出,畢竟筆者的業餘興趣之一就是歷史考證,而這對於歷史電影來說,應該是非常重要的,畢竟這不是科幻電影,相信大家都不會想看到張飛打岳飛的劇情出現。也因此,就利用這個機會,來談談這部電影的某些考證錯誤,以及個人觀點吧!
賽德克‧巴萊的官方海報,製作相當精美,堪稱是近年來台灣電影的美術設計傑作
其實,在「賽德克‧巴萊」上映之前,官方曾經公佈一些電影片段,也因此許多熱心的網友已經寫過不少關於這部電影考證錯誤的地方,不管是使用的槍枝、軍警及官吏制服有部分的錯誤,甚至於電影中出現了像是鐵路電氣化之後才有的電車線門架等,都有精闢的解說,因此在此不再贅述,這次要談的是,筆者在觀看電影之後所發現的問題,首先就是前一篇曾經提過的霧ヶ岡社(霧社神社)。霧ヶ岡社是居住霧社的日本人的信仰中心,事實上,這座神社的部分遺跡,目前依然存在,尤其是鳥居,也因此劇組在林口重建霧社街時,也同樣打造了一座霧ヶ岡社的鳥居,只是霧社街的鳥居是是屬於明神鳥居,不過實際上霧ヶ岡社的鳥居,卻應該是神明鳥居,兩者的差異很大,也因此片中的鳥居顯然是錯誤了,這一點劇組以及本片的顧問們,都沒有做到確實的考證。
林口霧社街裡頭霧ヶ岡社的鳥居,雖說當然是純正日本式的鳥居,不過卻是錯誤的
真正的霧ヶ岡社鳥居,目前依然健在,雖說上方被加了兩管不知所云的結構物,然而鳥居的原始結構保存完整,與上方的照片對照,即可了解兩者的差異
第二個錯誤的地方,則是在下集當中,台灣總督府徵調各地警察隊前往討伐起事原住民時,其中從東部花蓮港廳,調派警察部隊沿著木瓜溪旁的能高越嶺道路,前往馬赫坡社進行討伐,可以確定的是,一直到1945年之後,花蓮港廳才改稱為花蓮縣,也因此在電影中,花蓮港廳警察隊沿著能高越嶺道路挺進時,手持的隊旗寫成「花蓮警察隊」,其實是錯誤的,應該要寫成「花蓮港警察隊」才對。第三個地方則是台灣軍台灣山砲兵大隊在車站進行鐵運作業,以及列車行駛的畫面,先前官方公佈的預告片中,居然出現了電車線門架,因為該場景是在舊山線的泰安站取景,也因此舊山線台鐵沒有拆除的電車線門架與電桿等,就一併進到鏡頭裡了,而這也在網路上一直不斷的被拿出來討論,後來劇組便利用CG將電車線門架修掉,並且將鐵道沿線的水泥電桿修改成木頭電桿,只不過既然都花錢修改了,其實可以將那些電桿修改一下,變成下方照片中的樣子,這個樣子看起來會更有舊時代鐵道的感覺。
1960年代的縱貫線,基本上依然保留了日本時代的鐵道風情(照片為Mr. Loren Aandahl所攝,本照片取材自Mr. Loren的Facebook)
而鐵運列車出發,我想不只是鐵道迷,許多喜歡搭台鐵觀光列車的民眾,應該都會知道本務機就是台鐵的CK124蒸氣機關車,其實在這部電影拍攝當時,台鐵也只有這輛CK124會跑,所以說如果批評為何1930年發生的霧社事件當中,會出現1936年才出現的CK120型機關車,我想也是有點太過嚴苛了,畢竟這也是非戰之罪,只不過車號銘版好歹也換個日本時代的黑色銘版,而不是戰後台鐵所使用的紅色銘版,感覺突兀了點。至於說牽引的客車車廂,那就更誇張了,居然是1994年李登輝時代才出現的SPK2300型冷平快!當然套句先前所說的,台鐵目前也沒有可以在正線上使用的木造客車,所以使用鋼體客車來代替也不忍苛責啦,只是為何會搞出冷平快的塗裝出來?難道​就不能把這三輛客車塗成當時才有的茶色??我想這些都只是基本工而已吧,並不是甚麼很困難的事情,單就這一點來說,雖然出現的畫面前後只有短短的幾分鐘,但還是會覺得有點好笑就是了。
CK124的車號銘版,可以發現戰後台灣的蒸氣機關車車號銘版都是紅色的

戰前的台鐵蒸氣機關車,車號銘版則是類似日本的這種黑色塗裝的銘版,其實劇組可以將CK124的車號銘版,改為這種黑色的銘版,其車號則可改為C12 4,更有日本時代的感覺
其實日本時代的台鐵客車車廂塗裝,應該是比較類似這種茶色塗裝(車廂為戰後所製造,非戰前產物)

行駛於屏東線的SPK2300冷平快,這種由部分對號快車廂改造而來的冷平快,其仿復興號的塗裝是在1980年代以後才有,而車輛型式更是在1994年才出現的,所以其實劇組應該要將台鐵支援的車廂塗成茶色才對

接下來,在下集的彩虹橋當中,有一段賽德克小朋友巴萬‧那威手持機關槍,衝鋒掃射的場景,坦白說,這一段實在是有點太誇張了。事實上根據當時的紀錄片,以及兵器戰術圖解第58期中「日本檔案中的霧社事件」這篇文章的考證,當時日本軍警所使用的是十一年式輕機槍與三年式機關槍,而非電影中的布朗式(BREN)輕機槍,更何況布朗式輕機槍是英國在1935年才開始製造,日本怎麼可能不用國產槍械而改用英軍槍械。此外,十一年式輕機槍重量為10.3公斤,至於三年式機關槍重量更是高達26公斤,需要兩人扛槍、一人扛彈藥,就算是電影中出現的布朗式輕機槍,重量也是有10.35公斤。目前國軍所使用的T65K2步槍重量為3.6公斤,而T91步槍則是3.17公斤,至於製式的T75班用機槍則是7.5公斤,這幾把現代部隊所使用的槍械,對一位成年人而言,除了步槍之外,班用機槍的部分勉強還可以手持射擊,但是當年的這幾款機槍重量都超過10公斤,不要說一位小學生,就連成年人扛起來都有些吃力了,更遑論還手持掃射,那強大的後座力對一個小朋友而言,沒有翻過去就算了,還能夠衝鋒?而且還打的那麼準,這樣的劇情還真的是令人匪夷所思啊。
布朗式(BREN)輕機槍,槍體本身還蠻大的(圖片取材自維基百科)
事實上,當時的日本軍警所使用的,應該是這款十一年式輕機槍才對(圖片取材自維基百科)

重量更重的三年式機關槍,根據兵器戰術圖解的考證,兩挺被原住民搶奪的可能是這一款(圖片取材自維基百科)
其實電影裡「巴萬‧那威」這個角色是虛構的,但該人物的原型則是確有其人,他就是在電影中飾演莫那魯道父親魯道鹿黑(Rudo Ruhei)的曾秋勝先生,他的父親曾少聰先生了。曾少聰先生的賽德克名為阿威‧達多(Awi Tado),羅多夫社(Rodof)出身,是當年羅多夫社參加起事的戰士中,唯一的倖存者,當年他只有16歲,倖存下來的曾少聰先生被日本人安排住到川中島(現在的仁愛鄉清流部落),然後結婚生子。他有一位女兒曾瑞琳老師(鐵米‧拿葳依Temi Nawi),是國內相當知名的賽德克文化及語言研究者,據曾老師的回憶,他的父親並不喝酒,所以電影中的巴萬,應該純粹只是為了做效果吧,只是搞出了個少年持機關槍衝鋒,要塑造英勇的形象可以用很多方法,但搞成這樣好像就太超過了。

再者,根據官方的傷亡紀錄,參加起事的六個部落共1236人,其中參與戰鬥的人員共三百多人,其中五百多人投降,而戰死者85人、被飛機轟炸而死的有137人、被砲彈炸死者34人、被「味方蕃」襲擊隊獵首級者87人、自縊身亡者296人,加上受傷及病死者,合計為644人死亡,可以說起事側的死傷非常慘重,而僅存的五百多人則被日本政府收容到「羅多夫保護蕃收容所」和「西寶保護蕃收容所」保護,但卻在半年後的第二次霧社事件中,有216人被殺身亡,最後僅剩下298人生還,最後倖存者全被強制移居至川中島(現在的清流部落)。至於因討伐起事部落而戰死的日本軍人共22人、警察官6人、協助日本討伐的原住民為21人,共計49人戰死,而這49人根據「霧社事件 台湾高砂族の蜂起」這本書的第127頁所記載,全都入祀靖國神社。所以說,依照日本人當時對於"武德"的重視,​進行討伐作戰的兵士與警察官,因而戰死者,是絕對會入祀​靖國神社的,連同協助日方而戰死的原住民也都一併入祀了​,這是非常合裡的。

不過,令人感到吊詭的是,維基百科的霧社事件條目中,在最近這幾天突然跑出了"但近代日本台灣史專家說法,估計在為期四十餘日的大小戰鬥中,日軍的死傷達500員至1000員,關於此說法,也獲得不少台灣史專家的認同。"這段話,而究竟是哪一位專家所說?出處為何卻全然沒有提及,事實上,參與討伐作戰的軍人約1,194人、警察部隊1,306人,合計約2,500人左右,如果說傷亡達到1000人,那意謂著將近一半的軍警都傷亡了?1930年仍是大正民主期的巔峰,霧社事件發生之後,日本帝國議會的朝野議員紛紛砲轟台灣總督府,從總督石塚英藏以降一大票高級官員都還因此下台負責,而且大眾黨的河野密與川上丈太郎兩位議員,還來台調查霧社事件的始末,戰後官方相關的檔案資料以及傷亡者的名簿都有,再加上牽涉到入祀靖國神社這樣的榮耀,不知道為什麼會跑出500-1000人傷亡的說法,而且最奇怪的​是這段話在9月30日我去看上集時還沒出現,為何這兩天​突然出現了?這不是擺明要幫這部電影的不合理之處開脫嗎​?
電影中,抵達霧社的討伐主力鐮田支隊,基本上「賽德克‧巴萊」這部電影對於軍警與官吏的制服考證,堪稱嚴謹,只可惜仍有部分的錯誤,是因某位該片的電影顧問堅持己見所致,成為遺珠之憾
雖然賽德克巴萊之彩虹橋的戰爭場面好看是很好看,但因為整個太過吹捧賽德克原住民的英勇,反而失真了。雖說當時的台灣軍第一聯隊與第二聯隊並不擅長叢林作戰,不過​搞得受過專業訓練的日本軍人好像跟白痴一樣也有點太誇張,基本上如果以電影所演的,那我​看日本軍警大概全都被殺光了。其實,這三百位賽德克戰士對抗兩千多位配備精良武裝與飛機大砲的日本軍警,外加數百位協助討伐的味方蕃,還導致討伐側49人戰死,45人受傷等近百人傷亡的戰果,已經是相當英勇了,但電影的過度誇大,也許有很多人看得很爽啦,不過這樣的劇情不就淪為一般的動作片嗎?以這樣的角度,那麼這部電影就稱不上是史詩片了。

待續‧‧‧
(部分照片取材自網路與電影劇照)

5 則留言:

  1. >> 僅存的五百多人則被日本政府遷居到川中島保護,但卻在半年後的第二次霧社事件中,有216人被殺身亡,最後僅剩下三百多人倖存。

    先發生第二次霧社事件,倖存者才移居川中島。

    回覆刪除
  2. 花蓮警察隊由花蓮港廳花蓮支廳派出,並沒有錯。

    回覆刪除
  3. 第二次霧社事件的部分已修正,至於花蓮港警察隊的部分,葉大有相關資料可參考嗎?因為我手邊所有的資料,記載的全都是「花蓮港警察隊」!

    回覆刪除
  4. 「花蓮」在1920年已成為支廳的名稱。而支廳長本身為警視,兼管警察機關。因此花蓮支廳派出的警察隊若稱為「花蓮警察隊」是合理的。不過如果警察隊是由更高一級的花蓮港廳派出,就應該稱為花蓮港警察隊。

    回覆刪除
  5. 我手頭上的資料,包括當時官方的紀錄,都是記載著由台灣總督府指派"花蓮港警察隊"沿著能高越嶺道路,前進騷擾地進行討伐。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