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5日 星期三

「賽德克‧巴萊」上下集觀後之我見(二)

接下來談談電影本身,上集的部分基本上是鋪陳著台灣的主權從清國讓渡到日本手中開始,便起了根本性的變化,一直到1930年霧社事件發生為止,當然這樣的歷史安排是每一部史詩電影所必然的手法,然而下集的戰鬥場面過多,一方面塑造了莫那魯道的英雄形象,但另一方面卻也只過分的強調莫那魯道與賽德克戰士們的勇猛,雖然魏德聖導演在其官方網站上,強調他並不只是要展現出賽德克人因受到壓迫而展開的抵抗,更重要的是為了遵循其賽德克信仰(GAYA)而戰,當然這個部分也多少幫協助日本人進行作戰的另一方賽德克人解套,但導演與編劇只將賽德克人的勇猛,與之後許多起事的賽德克人自殺的場景呈現,雖然這個部分是大多數人最熟悉的橋段,卻忘了整個霧社事件之中,其實還有許許多多令人感動的事蹟。
霧社事件爆發之前的霧社全景
事實上,這些令人感動的事蹟裡,有日本人救原住民,也有原住民救日本人,或是原住民救漢人等,這些事蹟曾在前日與網友Blue Joe兄討論過,彼此都認為這些所謂"善"的光明面,不但是人性最光輝的一面,相信在賽德克族的GAYA裡也應該存在,在人性最脆弱的時刻,這些人們拋棄彼此的身分、階級與族群,彼此相互協助,這才是令人感動的。但在這整個長達五小時的電影中完全隻字未提,殊為可惜。像是在霧社擔任醫師的志柿源次郎,由於行醫多年,治癒的賽德克原住民不計其數,基本上霧社附近的部落原住民,都非常敬重他,然而就在1930年的霧社事件,即便是如此受到尊敬的醫師,依然遭到賽德克人的追殺,最後遭到槍殺身亡,然而志柿醫師的夫人在千鈞一髮之際,因花岡二郎的妻子高山初子協助躲藏假死,而躲過一劫。
由徐若瑄所飾演的高山初子,霧社事件當天他解救了志柿醫師夫人的性命,事件之後原本高山初子想追隨她的夫婿花岡二郎,然而當時她有孕在身,也因此存活下來,後來嫁給了另一位霧社群的原住民中山清,1996年高山初子以83歲高齡辭世
此外,就在霧社事件討伐行動進行之後,日本政府將霧社事件起事者遺族全都遷移到川中島生活,然而因衛生條件不佳,加上許多族人都罹患瘧疾,就在九死一生之際,一位日本醫生的出現,拯救了整個川中島賽德克族的生命,這位醫師叫做井上伊之助,他向總督府理蕃課請求前往川中島,將罹病的族人醫治康復,甚至於花岡二郎之妻高山初子,臨盆生下二郎的遺腹子阿威之後,因失血過多差點沒命,然而井上伊之助的全力救治之下,初子不但康復,而且還活到戰後的1996年才以83歲的高齡過世,也因此初子在有生之年,一直很想到井上醫師的墓前祭拜,之後初子認識了霧社事件的研究家鄧相揚先生,透過鄧老師的協助,終於聯繫上井上醫師的後代,只可惜初子也過世了,最後是由鄧老師代表前往埼玉縣入間市,到井上醫師的墓前參拜。
井上伊之助醫師(取材自鄧相揚老師所撰之以愛報仇-行醫山地部落的井上伊之助一文)

井上醫師的墓碑,上頭刻了大大的"愛"字,下方還有一句原住民語,可見他對台灣與原住民的熱愛(取材自鄧相揚老師所撰之以愛報仇-行醫山地部落的井上伊之助一文)
其實這位井上醫師的父親,是1906年衛理事件的遭難者,當年井上醫師的父親井上彌之助,是花蓮港的樟腦製造會社「賀田組」的技術員,然而為了要製造樟腦,得必須進入山區開採樟樹,也因此與當地的太魯閣族發生衝突,1906年7月31日,由於太魯閣族不滿賀田組所發放的山工銀太少,因此引發太魯閣人攻擊賀田組,當下共有36名日本人遭到殺害,其中一位便是井上彌之助。然而井上伊之助並沒有因為父親被殺而懷恨原住民,反而協助原住民,拯救原住民,這樣的大愛實在是令人感動,1945年日本戰敗,井上一家遭到遣返,可是返回日本的井上伊之助依然心在台灣,直到過世時,他的墓碑寫了一個大大的愛字,下方還有一段原住民語“如何報「殺父之仇」?最好的報復方式,就是「用愛勝過惡」”,這樣的無私大愛,其實是可以做為霧社事件的結尾,當然電影最後選擇的是所謂的跨過彩虹橋,如此闡述當然是正確的,只是整個結尾實在是有點草率,畫面的呈現上坦白說,過於粗糙,真的是非常可惜。

而更甚者,這部電影還竄改史實,將沒死的人都刺死了,這一點實在是讓人覺得不解,雖說為了劇情需要,有時候當然是得要做些調整,畢竟這是電影,不是紀錄片,然而人活得好好的,在電影裡卻掛了,這不是很奇怪嗎?而這位被賜死的就是由田中千繪所飾演的小島松野。1930年10月27日,道澤部落的巡查部長小島源治之妻小島松野,帶著自己的小孩到霧社來參加運動會,卻不幸遇到莫那魯道的起事,在兵荒馬亂之際,小島松野只能努力的帶著長男重雄與三子正男,躲避原住民的追殺,然而三子正男卻不幸遭到殺害,小島松野沒有因此而慌亂,反而帶著其他幾位一同躲進公學校新原校長宿舍的小朋友,裝死躲過了原住民的追殺。事件之後,小島松野陸續找到了其他幾位倖存的小朋友,就這樣小島松野帶著倖存的17位孩子,躲了兩天,直到率先抵達霧社的高井警察部隊出現,這18人才獲救,所以說小島松野並沒有被殺死,然而電影中不但不提小島松野的義行,反而賜死,實在是不曉得為何要如此。
由田中千繪所飾演的小島松野,事實上小島松野在霧社事件中並沒有被殺,她反而勇敢的幫助那些無助的倖存者,並且帶著這17位小朋友躲過莫那魯道的襲擊,最後終而獲救
至於小島松野的先生小島源治,雖然因為策畫了道澤群攻打物社群而招致非議,不過霧社群的一位少年中山清(原名比荷‧瓦歷斯),卻是差點死在道澤群的刀下,卻因為小島源治而獲救,由於小島源治的兒子重男與中山清是好友,所以雖然小島源治的小孩正男死在霧社群的刀下,但他還是決定出手相救,這位中山清獲救之後,努力學習,在1939年獲聘為能高郡役所雇員,1941年升任乙種巡查,之後還以考取了乙種醫師資格,擔任原住民部落的公醫,相當不簡單。之後中山清還與高山初子結婚,戰後中山清取漢名為高永清,而高山初子則更名為高彩雲,高永清醫師在1951年還當選南投縣仁愛鄉的鄉長,1953年連任鄉長,1956年當選台灣省議員,這也算是霧社事件之後的一個圓滿的結局,只是電影之中雖然中山清曾短暫的出現在彩虹橋之中,一個辨識被道澤群砍頭的族人身分的少年,但是電影並沒有提到這是誰,而他的際遇與事蹟也就沒有出現在電影之中了。
由安藤政彥所飾演的小島源治巡查部長,他在霧社事件中,救了一位霧社群的少年

被小島源治解救的少年中山清(左一),之後很爭氣的成為能高郡的官吏以及醫生,並且與高山初子(右二)結婚,並在戰後當選仁愛鄉長、台灣省議員等職
最後要提及的,是兩位勇敢的道澤群少女魯比‧那威與嘿米莉‧比荷,根據鄧相揚所著「風中緋櫻」一書所述,這兩位少女在霧社事件發生當時,勇敢的帶著三位小島巡查部長的幼子,逃離霧社現場,但因當時狀況相當混亂,兩位少女擔心自家的道澤群會不會也加入起事,所以便帶著三位小朋友,跋山涉水在高山地區行走了三十公里,來到了較為安全的馬烈巴部落(現在的南投縣仁愛鄉力行村),也因為兩位少女的義舉,讓小島夫婦十分感動,台中州廳並且頒贈感謝狀,公開表彰兩人偉大的情操。在霧社事件當中,有這麼多人性的良善面,如果能將這些情節,與賽德克勇士們為求能見祖靈與反抗暴政而起事,兩者相互衝擊,不但會更讓人感動,而魏德聖導演一直強調的所謂和解,也能在結尾處呈現,只可惜電影為了效果,忽略了這些方面,也或許是劇組的取捨吧,總之,少了這些元素,不但沒能呈現歷史真實的一面,也讓結尾的部分過於鬆散,實在是沒能真正的讓我感動。
兩位勇敢的道澤群少女魯比‧那威和嘿米莉‧比荷,他們為了解救三位日本小孩,不辭勞苦的跋涉三十幾公里,最後五人全部獲救生還

電影中出發協助日本軍警進行討伐行動的道澤群賽德克原住民劇照

霧社事件發生後,正在等待軍方命令的味方蕃原住民(取材自維基百科)
正在進行討伐作戰的味方蕃原住民(取材自維基百科)
其實從這部電影多少可以看得出,導演試圖要重塑霧社事件中,幾位主角的歷史定位,只是個人認為這其實是畫蛇添足了,畢竟莫那魯道是一位反抗強權壓迫的英雄,他明知不可為而為,勇氣可嘉,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然而電影當中把他搞得太過神勇,反而讓整部電影成了娛樂動作片,真的是非常可惜。我並非影評人,我也不懂電影,個人只就一位電影觀眾,以及歷史愛好者,提出個人的觀點,當然台灣的電影最弱勢的就是編劇的部分,日本的大河劇為何會那麼好看,內容也有許多因為劇情需要​而偏離史實的地方,但人家的編劇就是厲害啊,可以改的那​麼理所當然,好像歷史就是這樣走的,這一點台灣就還是​得要多加油了。再者,拍電影當然不是在拍紀錄片,但是​如果連最基本的考證工作都沒做好,自然就會讓整部電影失​去味道。
電影中的帝國陸軍川崎乙式一型偵查機的劇照,大家可以跟下方真正的乙式一型偵查機做比較,看看有何異同,不過比較可惜的是飛機起飛以及進行攻擊時的畫面實在是很假

1927年時正在屏東基地的陸軍乙式一型偵查機,隸屬於陸軍第八飛行聯隊,右側的女學生是當時前往參觀的台南第二高等女學校的學生,原來當年就有類似全民國防教育的基地開放活動了
電影中行走在能高越嶺道路上,準備前往霧社進行討伐行動的花蓮港警察隊,大家可以看到隊旗上寫的是「花蓮警察隊」,而非「花蓮港警察隊」,差了這個港字還真的是差很多啊
至於說,電影裡宛如機械一般的山豬、山羌及祖靈鳥,與假到不行的陸軍乙式一型偵查機起飛與飛行的鏡頭,這些粗糙的電腦動畫,就讓人感覺怎麼又犯了當年海角七號的失誤,也許魏導得要思考,花大錢是否應該要得到相對的成果,否則這樣的敗筆,會讓人覺得七億花的並不值得。此外,也建議魏導,應該仿效日本或是好萊塢的電影,在部分的場景與橋段,增加地點與時間的字幕,好讓觀眾了解所要呈現的時地物,像是乙式一型偵查機起飛的鏡頭,就可以在旁邊加註「埔里飛行場」的字樣,我想這可以讓觀眾更快速的了解。當然啦,還是鼓勵大家多多進電影院,基本上這部電影還是值得一看,而且多給魏德聖導演一些鼓勵,期待未來他所拍攝的電影,能夠更加的完善,讓台灣的電影更加發光發熱!
由河原さぶ所飾演的台灣守備隊司令官鎌田彌彥少將,他在電影結尾時所說的那段話,可以算是對賽德克原住民的勇猛與大義,下了一個最好註解。事實上出身鹿兒島的鎌田少將,出生的1877年,正好是西鄉隆盛率領九州士族與官軍爆發西南戰爭的那一年,也許他對武士道有更不一樣的感受吧!霧社事件討伐行動結束之後,鎌田彌彥升任陸軍中將,並且在隔年(1932年)轉任近衛師團長,1966年鎌田中將以89歲高齡辭世
 (部分照片取材自網路與電影劇照)

5 則留言:

  1. 其實我覺得魏導只是用賽德克巴萊做一個開端,就如版主所寫的霧社事件還有很多可以著墨的地方,甚至這些故事都可以以不同的角度和人物各自獨立發展成好多部電影或電視劇,又除了霧社事件還有很多其他大家不知道的歷史事件也藉由這部電影慢慢被注意到,這個應該才是魏導演拍這部電影最大的用意,台灣有自己的歷史,自己的故事,這些都是可以被拍攝的題材。

    當我們羨慕讚嘆日本的大河劇、韓國歷史劇、中國歷史劇的同時,魏導其實在告訴我們,我們也有很豐富的歷史題材,我們也有能力可以做到,這部電影需要改進的地方還很多,但是這部電影也傳遞了很多訊息不是嗎?

    回覆刪除
  2. 拍史詩電影原本就有許多要注意的地方,因為一不小心不但沒辦法和解,反而落入了爭議,當然如文末所言,我們還是要給魏導一些鼓勵啦,會嚴格的批判只希望他變得更好,要不然像台灣電視的一些鄉土劇,連講一句話的力氣都沒有了,根本就是懶得批!

    回覆刪除
  3. 我覺得導演也許是太了解歷史所以跳步(很多細節都一晃而過)
    因為整起事件牽連太廣,人物眾多,起事6社各各都有悲慘故事
    反而很難取捨耶~
    上集的鋪陳大約有9分,下集約7.5分
    打鬥戲太多,情感的部分相對弱了

    回覆刪除
  4. 這一切的不合理,看電影一開始出現的"中影","郭台強","盛治仁"這些名字,一切也大概都有答案了!!

    回覆刪除
  5. 中國的歷史劇,基本上只是在賣弄排場而已,除此之外劇情跟演技實在是....

    台長在幾篇相官文章中對霧社事件的看法,如果把「日本」換成「國民黨」,把「賽德克族」換成「台灣人」,把「霧社事件」換成「228事件」,其實都是一樣的

    回覆刪除